国家统计局 |山西省人民政府 首页 繁体版浏览 移动版 +微信

山西就业人员总体稳定 劳动工资增速加快

发布时间: 2018-06-12 11:22 来源: 【字体:

  ——2017年山西城镇非私营单位数据分析

 

2017年,全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坚持转型发展、高质量发展,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和社会事业持续健康发展。最新2017年劳动工资年报数据显示,山西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总体稳定,劳动工资增速加快。 

一、就业形势总体稳定,人员结构趋于合理

2017年,山西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期末人数为428.68万人,比上年同期减少1.87万人,降幅为0.4%,降幅比上年同期收窄1.8个百分点,是自2014以来降幅最小的一年。

(一)第三产业吸纳就业能力增强

2017年,全省经济运行质量持续改善,经济运行结构不断优化,第三产业增速继续引领全省经济发展,对全省经济的贡献率为60.2%,拉动GDP增长4.21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吸纳就业能力不断增强。2017年,全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分三次产业就业人员分别为1.65万、195.38万和232.65万人,三次产业就业结构比为0.3845.5854.04,其中,第一、第二产就业人员占比分别较上年降低0.020.13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占比比上年提高0.15个百分点。

(二)其他经济类型就业人员稳定增加

分登记注册类型看,2017年全省城镇非私营单位中的国有单位、集体单位就业人员分别为196.3万人、15.3万人,分别同比减少3.6万人、1.5万人,二者之和占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比重为49.4%;全省不断推进转型发展,深化国企、国资改革,鼓励引导民营企业有效参与混改,其他经济类型就业人员连续多年稳定增长,2017年,其他单位就业人员217.0万人,同比增加3.1万人,就业人员占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50.6%

(三)去产能领域就业人员减少显著

2017年,全省坚定不移去产能,全年关闭煤矿27座,退出产能2265万吨,压减钢铁产能325万吨,去产能领域人员减少显著。全省城镇非私营单位采矿业就业人员比去年同期减少1.77万人,其中煤炭开采和选洗业同比减少1.54万人,占采矿业减员人数的87%;制造业中的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就业人员比去年同期减少1088人,降幅为1.7%

(四)去库存领域就业人员有减有增

2017年,全省综合施策去库存,全年全省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额分别增长17.2%32.2%。截止12月底,全省商品房待售面积1225.7万平方米,比2016年末减少535.3万平方米。全省城镇非私营单位房屋建筑业就业人员比去年同期略有减少。而房地产业就业人员比去年同期增加2770人,同比增长8.0%,其中,房地产开发经营和房地产中介服务业就业人员分别增长16.9%18.5%

(五)民生相关领域就业人员逐渐增加

2017年,全年道路运输业投资比上年增长16.8%,生态保护和环境保护治理业投资增长31.5%,均明显高于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相关领域人员逐步增加,全省城镇非私营单位道路运输业就业人员同比增加1003人,同比增长1.2%;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公共设施管理业人数分别增加122人和3474人,同比增长3.8%4.3%;卫生和社会工作就业人员增加6275人,同比增长3.1%

(六)高技术产业领域就业人员增加

2017年,全省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6%,比全省工业增速高0.6个百分点,其中,航空、航天器及设备制造业增长2.5倍,医疗仪器设备及仪器仪表制造业增长25.7%,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增长9.6%,计算机办公设备制造业增长7.6%。全省城镇非私营单位汽车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就业人员分别同比增加1750人、467人和2.1万人,分别同比增长9.2%3.0%20.0%

(七)消费品市场就业人员减少较多

受新业态发展和消费习惯改变的影响,城镇非私营单位中批发和零售业、住宿和餐营业就业人员分别同比减少2.3万人、0.2万人,分别同比下降13.2%6.3%。同时,由于相关行业城镇私营企业的蓬勃发展也转移了部分城镇非私营就业人员,全省城镇私营单位中批发和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就业人员分别同比增加3.1万人、0.6万人,分别同比增长7.6%7.3%

二、行业稳步转型升级,劳动工资增速加快

2017年,山西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60061元,是全国平均水平的80.82%,在全国排第29位,排位与上年持平。与中部6省相比,山西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在中部排第5位,排位与上年持平。平均工资同比名义增长11.8%,增速排在全国第5位,比上年加快8.1个百分点,比全国平均增速高出1.8个百分点。

(一)企业效益好转是拉动平均工资增长的主要因素

2017年,全省城镇非私营单位中企业单位平均工资60020元,在全国排24位,与去年相比提升2位;与中部6省相比,我省企业单位平均工资在中部排第3位,与去年相比提升1位。企业、事业、机关单位平均工资增速分别为13.6%8.5%9.8%,分别拉动城镇非私营平均工资增长7.972.471.44个百分点,其中,企业贡献率达到67.4%,比上年提高65.7个百分点。

(二)供给侧改革领域平均工资显著增长

2017年,城镇非私营单位采矿业平均工资增长16.8%,增速由负转正、比上年提高20.7个百分点,拉动城镇非私营平均工资增长3.31个百分点;其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黑色金属矿采选业平均工资分别增长16.8%25.2%,增速分别比上年提高20.825.9个百分点。制造业平均工资增长15.3%,增速比上年提高12.4个百分点,拉动城镇非私营工资增长1.54个百分点;其中,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平均工资分别增长25.8%16.4%,增速分别比上年提高16.89.4个百分点。

(三)动能转换拉动相关行业平均工资较快增长

2017年,全省城镇非私营单位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平均工资增速位列各行业之首,其中电信、广播电视和卫星传输服务业平均工资增长23.5%,增速比上年提高15.5个百分点;专用设备制造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和其他制造业等相关行业大类的平均工资增幅均在15%以上。

(四) “三农”相关领域平均工资有所提升

随着全省五年内出台50项强农富农惠农政策,实施特色现代农业增效工程,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新成果,相关行业平均工资有所提升。2017年,全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农、林、牧、渔业城镇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增长13.2%,比上年提高3.3个百分点,比全行业平均工资高1.4个百分点。

(五)科技创新领域平均工资涨幅明显

全省积极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大力推进科技创新,强化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引领企业加大研发投入。2017年,城镇非私营单位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平均工资增长12.4%,增幅比上年提高8.8个百分点,拉动全省城镇非私营平均工资增长0.21个百分点;其中,研究和试验发展行业平均工资增幅达到22.4%,增幅比上年提高15.2个百分点。

(六)民生社会事业相关行业平均工资稳步增长

十八大以来,全省上下始终把民生改善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各级财政累计投入1.38万亿元用于民生福祉,占财政支出的八成以上。2017年,全省城镇非私营单位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和文化体育娱乐业平均工资分别增长8.4%10.4%10.1%,增幅比上年分别提高2.34.66.6个百分点,其中教育业拉动全省城镇非私营平均工资增长1.3个百分点。

三、内部结构尚需优化,行业间差距依然明显

(一)采矿业仍为我省第一大产业,转型发展需加快推进

2017年,尽管我省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均保持较快增长,但其中多数产业发展不稳、规模较小。从结构看,2017年,全省煤炭工业占全省工业的比重为48.7%,而全省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占全省工业的比重为5.8%,战略性新兴产业占全省工业的比重为9%,装备制造业占全省工业的比重为8.9%,新兴产业目前还难以对工业经济形成强有力的支撑。从就业人员来看,2017年,我省城镇非私营单位采矿业就业人员占比约20.8%,虽然比上年减少0.32个百分点,但仍为全省就业人数最多的行业。从平均工资来看,采矿业对平均工资增速的贡献率占比达28%,高于排在第二位的制造业15个百分点。

(二)新兴服务业增长乏力,新动能仍需加快发展

2017年,虽然我省战略性新兴服务业、科技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高技术服务业、文化及相关产业等重点领域发展稳定,但龙头企业数量少、总体规模不大、辐射作用不强,难以形成规模聚集引领效应,市场竞争力较弱,在资质、实力等方面与外地大型服务业企业有明显的差距。在14个服务业相关行业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就业人员呈现略微下降趋势,分别同比下降2.1%1.2%3.0%;上述三个行业对平均工资的拉动幅度不够明显,分别拉动城镇非私营平均工资增长0.240.210.07个百分点,远低于采矿业(3.31)和制造业(1.54)。

(三)行业间工资差距明显,收入分配机制尚需完善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并强调要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2017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排前3位的行业是金融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电力燃气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分别是80556元、77870元和77582元;平均工资排在后三位的是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分别是30961元、31030元和38547元;最高工资和最低工资的比为2.60:1

四、几点建议

(一)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改革,全面振兴实体经济

 坚持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经济工作的主线,加快形成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适应的工作方式、改革措施和制度安排。要用市场、法治的办法打好“三去一降一补”攻坚战,要加快研究建立符合省情、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将做大做强实体经济摆到工作的重中之重地位。

(二)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新兴服务业,全力构建现代产业体系

大力发展战略新兴产业,打造新一代信息技术、先进装备制造业、新材料、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形成规模聚集引领效应,增加市场竞争力;推动传统产业升级改造,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大力发展新兴服务业,扩大就业范围,增加就业岗位,提升就业质量,拉动相关行业就业人员工资增长。

(三)千方百计扩大就业,使人民获得感进一步增强

一是积极做好去产能行业职工的安置工作,进一步拓宽就业渠道,开展就业培训专项行动,并加大社会保障兜底力度,依法保障职工民主权利。二是借助“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良好势头,不断优化创业就业环境,加强对新设立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政策扶持、行政服务和金融支持,进一步推动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员创新创业,鼓励和引导城乡居民自主创业,激发各类经营主体活力,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努力提高经营收入。三是进一步提高工资性收入,我省城乡居民收入中工资性收入占比最大,对可支配收入拉动作用最为显著,要进一步提高全省最低工资标准,缩小与发达地区的差距,同时提高各类津贴发放标准,督促津补贴发放不到位的部分市、县,严格落实相关政策,进一步提升全民获得感。(责任编辑:贾亚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