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统计局 |山西省人民政府 首页 繁体版浏览 移动版 +微信

“老纪”伏枥 志在千里

发布时间: 2018-01-30 09:52 来源:新闻中心 【字体:

  

  纪知明人称“老纪”,他有两个最明显的特点:一是“瘦”,二是“较真儿”。“瘦”是因为曾经十几年的野外测绘工作让他落下了严重的胃病,175的个头,体重才110斤。“较真儿”是他作为统计人的“职业病”,也是他参加三次农业普查奉行的职业准则,并且一坚持,就是20年。  

半路出家  “轴”成专家 

  1997年,已年届40的纪知明调任太原市统计局农调队农林牧渔科,正赶上第一次全国农业普查。老纪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连小麦和韭菜都分不清,面对普查表密密麻麻上百个指标,更是蜜蜂钻到烟囱里------两眼一抹黑。 

  但老纪不怵,“不懂就是不懂,没什么不好意思,从头学呗”。于是他拿着小本子,每天追着年纪比他还小的“师傅”问长问短。他不但要知其然,还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非要知其所以然,农业老统计都有被老纪“纠缠不休”的经历。有时他这个外行的“傻”问题会引得“老专家”们哄堂大笑。但老纪并不因此就把问题藏着掖着,“不懂不难为情,不懂装懂才要出问题”。就是凭着这股子“轴劲儿”,农普入户登记完毕,老纪已经对全市种植业的春种秋收,生猪、奶牛等养殖业饲养周期了如指掌,成了个地道的“老农民”。哪一户的玉米单产有问题,谁家的生猪出栏率不正常,都逃不过老纪的“火眼金睛”。 

轻伤不下火线的“钢铁战士” 

  2006年冬天,第二次全国农业普查期间,清查摸底时因为连续多天和县(区)电话沟通解释普查方案,指导操作流程,着急带上火,老纪突然感到右半边脸发麻没知觉了。医院诊断结果是“面部神经麻痹”。大夫要他卧床休息,不能再着急,否则有面瘫的危险。可他哪躺得住,没歇了两天,就又心急火燎地跑到了单位。大家劝他回家去,他说:“清查摸底数据摸不准,下一步入户填表就会事倍功半,我哪躺的住呢,就是在这儿坐着心里也踏实”。 

为农业普查站好最后一班岗 

  2016年,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开始筹备时,老纪已经59岁了,本来已经准备“挂靴还乡”,但任务一到,他又义无反顾地“提枪上阵”,重新出发。 

  “家有一老,好比一宝”。有老纪坐镇,大家就像吃了“定心丸”,心里有底了。作为太原市农普办的常务副主任,纪知明也没有因为自己即将退休而对工作敷衍了事。他把对统计工作的无限留恋转化成加倍的干劲,对第三次农业普查倾注了极大的心血。 

  但现在的老纪已经不是昔日的“钢铁战士”了,多年的老胃病加上腰椎间盘突出,病痛的折磨令他痛苦不堪。老母亲都已近百岁高龄,爱人身体也不太好,女儿还在外地工作。作为家里唯一的“壮劳力”,老纪还得每天回家给老人按摩擦身,寻医买药,单位家里两头忙。 

  20168月在清徐县对县乡开展业务培训时,老纪的腰疼病犯了,疼的他坐卧不安。领导让他赶紧回家休息,可他悄悄带上护腰后,硬坚持把两期培训的课都讲完,才到医院就诊。 

  2016年底,老纪他们去娄烦县督查指导清查摸底工作。不巧天降大雪,在翻山到一家农户核实情况时,由于道路湿滑,老纪一路上滑倒了三次,身上又是雪又是泥,十分狼狈。有人提出原路返回,改天再去。他反对说:“这点雪问题不大,时间很紧,还是一口气查完吧”。 

  正是这种争分夺秒的“抢时间”精神和认真劲儿,保证了太原市农业普查各个环节的工作效率和工作质量。 

  2017年,纪知明的退休时间也进入了倒计时。他经常会在下班后,习惯性地在空荡荡的办公室再多坐一会儿,一遍遍翻看熟悉的表格、数字,把当天的工作检查整理完后,才起身关灯,锁门离开。 

  “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太原市的农业普查能顺利完成,上报率最高,误差率最小,这样我就是退休回家,也没啥遗憾了”。 

  这就是一个老党员、老统计、老农普人的心声。 (太原市统计局 冀晓洁)